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在新

John Zaixin Zhang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费波的芭蕾舞剧《孔子2012》  

2012-05-01 16:42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写给费波的博文(他的博客只能显示其中一部分,只好将全文留在这里)  

       我看的芭蕾舞演出不多,但看过的个个都是经典(是因为我一般都在经典的芭蕾殿堂观看)。在新清华学堂看了中芭优秀的节目(还包括张镇新的《下一回合》),没想到也如此精彩。我很赞同“腾讯读书”的文章给您的高度评价,尤其是关于结尾:“‘孔子’ 迈出突显舞台镜框性的巨大的四方形白色框架,向台口的光亮走去。通过现代的舞蹈艺术,费波将自己的困惑与思考传递给观众”。您批判了被当作偶像捧为圣人的学说其实不是孔子儒家学说的本质——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充其量只是被挤出文本框架之外的孔子的影像(当孔子无可奈何地徐徐从右边走出舞台时,他的身影被投射到舞台左边的墙面上,越放越大)。您的这种尖锐颇为震撼,令人佩服。

 您的大作(还有您2002年自编自演的《我心中的花儿开了》录像)让我联想起George Balanchine的 “Prodigal Son”,舞蹈风格和叙述内涵都很相似——负有较强的历史沉重感。我指的不仅仅是“批林批孔”和“砸烂孔家店”的历史“影像”,而是舞剧反映对后人“误读”孔子的这一段历史所感到的困惑甚至痛苦。您在演出的引言中说到,如果孔子还生活在2012年,他多多少少会感到无奈。无奈,一点不假,但不一定会痛苦。马克思曾经针对“马克思主义”学说讲过一句话: “All I know is that I am not a Marxist”。我没有研究过他当时是怎样的心情,但这句话透着他对“马克思主义”对他的解读所感到的或许没有痛苦,只是无奈。孔子、马克思(或任何其他人)的学说一旦公布于众,它就不再属于他(或她)自己——没人解读的学说才是僵化的(学说的“本质”要通过解读之后才获新生)。而且,正像本雅明说的那样,不存在过去的历史,只有现在的历史(只有从现在的角度解读的历史)。远的不说,光说改革开放前我们所了解的历史与现在的大有不同。也不会有脱离解读文本框架之外的“本质”上的学说。说到这里,我没有任何批评的意思:您的作品主要反映的是中国的现状,而刚刚提到的阐释学和历史观是西方思想。但是,如果您的创意与西方思想碰撞之后,是不是可以又一次催生出意境完全不同的现代芭蕾呢?

 事实上,您的创作其实已经打上了某些后现代“杂糅”的烙印:话剧、时尚(服装)、哑剧等元素拼接在一起,让观众觉得这一现代芭蕾舞剧的前半场似乎不再是舞蹈;而且后半场的舞蹈风格既有Balanchine似的沉痛,又带有Jerome Robbins似的诙谐。上下半场的形式反差,与叙述内容的前后反差一样,很有意味,给人惊喜。

 芭蕾(舞蹈)主要是肢体/空间的艺术,虽然我们可以用它讲述一个故事/一段历史(《天鹅湖》、《红色娘子军》等等)。Balanchine和Robbins的芭蕾同样让人振奋,但我更看好Robbins对芭蕾肢体语言和空间的反讽作品,而并非要讲述一个故事或一段历史(只是个人感受,不是要给两位大师做简单归类)。不知您是否尝试过采用女性/身体/空间的创意,去冲击男性/心智/时间(历史)的传统?如果有这方面的作品,敬请赐教。

 总之,在清华的演出让我看到了中芭艺术家的才能,还有冯英艺术总监的智慧和魄力。希望中芭给观众带来更多像《红色娘子军》一样因反传统而被载入芭蕾史册的传世之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