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在新

John Zaixin Zhang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学去行政化只是个传说?  

2011-11-03 20:02:00|  分类: +学术官僚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http://epaper.thefirst.cn/shtml/jb/20111103/55671.shtml

大学去行政化只是个传说?

叶赛


  “大学会像企业一样成为一个趋利的机构吗?”
 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教授王英杰10月22日在第4届世界比较教育论坛上呼吁,学术资本主义和行政化正在侵蚀大学校园,如果任由其“占领”大学校园,大学就会失去独立生存的理性。
  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”“钱学森之问”刺痛着中国的教育现状。有人说,中国大学的病根在于“行政化”。当校长老师不是去想着做学问,而是去当官;当教育家们对如何办学不能自主……在大学这个本应该有着自由学术的地方,在越来越多人呼唤真正的大学和大师的时候,中国大学能否在布满荆棘的“去行政化”征程上顺利突围?
  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制度很容易引发学术腐败。
  “近年来,可以明显感觉到大学行政化的气息越来越浓厚,行政化正在以加速度推进。”在大学“去行政化”被屡屡提及的当下,一线教师吴平(化名)的回答令记者颇感意外。他来自南方的一所省属本科院校,现为副教授。“从学术方面看,行政权在学校形成了对学术的统治,使学术生态很脆弱。大学的各基层学院几乎都没有学术委员会和教授委员会,即便设立了也是摆设而已。根本没有能对行政权进行监督或制约的机构。”吴平举例说,假如两位教授站在大家面前,其中一个兼了副院长,那么他们俩在同事和学生眼中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以他所在的学院为例,啥事都是院长说了算。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制度很容易引发学术腐败。最近一些高校的领导主动退出学术委员会,应该是个好的开始。“由于资源被高度垄断,学校进行各种评比和项目申请时,有‘乌纱帽’的教授往往大包大揽,就好比赢家通吃。这几年评优秀教师,入围的几乎都是官员,真正的一线教师很少。正如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所说,在权力本位的引导下,大学里的人把精力放在追求权力和官位级别上,很少有人能长时间静下心来埋头苦干,搞学术研究。
  吴平介绍说,大学老师要跑项目、申请基金,项目分为科研类项目和诸如精品课程的教学类项目,在评比过程中,如果不在前面挂上领导的名字,是很难申报成功的,普通教师自行拿到项目的几率很低。这样一来,有的教授坚持数年都拿不到一个高级别项目,而有的领导却可以拿几年前的老课题来申报。实际上,领导获得项目后,往往将其外包,由此产生的学术造假和腐败现象不一而足。
  虽然我署名比较靠后,但还是很开心,说实话内容完全是我自己完成。
  在吴平的指点下,记者浏览了被称为“学术科研第一站”的小木虫网。在基金申请交流栏目中,有很多大学老师分享自己申请项目时的酸甜苦辣。一位网名为“yi_peng0463”的老师发帖说:“帮领导写了一个项目,今天打电话告知我中了,虽然我署名比较靠后,但是还是很开心,说实话内容完全是我自己完成。”
  一位自称是基金评审人的网友“ottowang”说:“我今年收到的本子(申请书)中就有两份是“985”高校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的,其实我心里明白,本子一定不是他们自己写的。但本子写的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挑不出毛病,而且写作手法老到,研究基础也好,因为这些人手下有一堆干活的老师,质量一定有保障。对申请书进行完函评后就是会审了,会审的主观性是有的,会审专家难免有自己认识的熟人。综上所述,领导和一般申请人的待遇差别是有的。”
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就指出,在一个追求学术价值的学术团队中,担任负责人的应该是有学术能力之人,而不该是行政级别高的人。然而,现实的情况是,上至国家重大科研项目、计划,下到大学、科研机构的课题组,负责的鲜有年轻人的身影,大多是院士、校长或院长、博导。同样,对于一个学术团队获得的科研成果,应该根据学者们的实际学术贡献做出评价,可是,现实却是年轻人负责主要研究,而团队“产出”的论文、专利,第一作者几乎都署领导的姓名。而且,干活最辛苦的研究生、青年教师的待遇相对较低。
  绩效工资同样是四级,教授为2.2万,管理岗是3.5万。
  行政权的统治绝不仅仅表现在对学术的全面干预,更体现在大学管理的方方面面。吴平说,近年来各地高校都在实行绩效工资改革,对行政工作和教师工作分别考核,其初衷是提升工作效率,调动教师的积极性。然而,由于制定相关改革方案的都是行政人员,就不可避免地会偏向行政人员,使得绩效工资改革的效果被消解。“他们不按学术规律办事,要的是本单位的论文数、成果数多,以及行政人员不吃亏(干多干少工资照拿)。于是,便以论文和课题数来计算老师的工作量,以至于现在老师的压力越来越大,被逼成‘学术民工’。学校为了突破博士点、硕士点,拼命打造数据,把这些指标下放到一线老师的头上,既压抑了老师创造性,也使学校缺乏活力。”
  2009年底,一条名为《一青年教师对南京大学绩效工资改革初步方案谏言》的网帖广为流传。帖中写道:“绩效工资同样是四级,教授为2.2万,管理岗是3.5万,极不合理。同样是四级岗,教授岗与管理岗应一致。单位奖励,向来管理岗拿的比教学岗多。此外,所谓重点项目,实际主持人都是领导,重点项目申报必须是单位,因此申报时基本都是以行政领导为主持人。绩效工资改革最后,是领导们的工资增加了,干活的工资甚至还减少了。”
  去年2月,《新京报》发表社论说,北京大学法学院多名教授批评学院绩效工资分配方案。按照该方案,行政人员根据职务高低分为五千元、四千元和三千元三个档次;教师工资则按工作量来分配,如在“核心刊物”上发表论文数等。如果一名教授上年度没有在“核心刊物”发表论文,授课小时数又不多,绩效工资所得可能还不如刚入职的行政工作人员。不错,大学去行政化、去功利化,社会呼声很高,教育官员和一些大学校长也常慷慨陈词,可是,再看大学校内,校长刚说要尊重教育规律,马上就通知教授停课来接待上级部门的来访;学校要成立学术委员会,可校长不出席,会议就改期;学校在公开的会议上要求教授们“耐得住寂寞”,有“出大成果、做大事”之气,可会后下发的文件,却是考核论文数的表格。
  大学行政化的五宗罪。
  我国大学“行政化”现象并非今天才有,而是由来已久,有着深刻的历史文化背景。事实上,自近代大学创建起,“官办官管”制度一直是我国大学管理的主流,行政权力长期充当着大学运行管理的主导力量,从而最终形成了当前大学“行政化”的客观现实。
  “上世纪90年代探讨建设现代大学制度起,行政化问题就进入大众的视野。但是,在社会舆论、‘两会’和教育论坛中饱受诟病的这一问题,非但没有好转的迹象,却呈现加速发展的势头。”熊丙奇撰文分析说,行政化加速发展表现在强化大学的行政级别,大学正成为“一级政府”,且行政权力独大。目前高校已经有近百位副部级高官,上千名正厅级干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